笔趣阁 > 竞技小说 > 摘古 > 第一百三十六章:落子
    一直以来,夜执阳都是个很纯粹的人。
    年少时受到师父喜爱文物历史的熏陶,他立志要在考古这条道上有所建树,好让师父刮目相看,最不济在内院吃顿饭也好。
    考古研究的成名路上,他不是没见过形形色色的诱惑,甚至连夏清读这样的顶级美女,他都能以只是笔友的身份相处五年而无动于衷。
    可今天下午,那位齐柜员,刘经理和张行长近乎赤裸裸的作态让他迷茫了,更让他无法消受的是,自己那块儿磨得油光发亮的布袋里,竟然装着十几亿的资产。
    道心道心,道是方向,心是底面,他的道难撼如大钟,心却被这十几亿压得喘不过气。
    “当爷总比当孙子强。”
    怎料一旁钱不庭笑了笑,这样应了一句。
    “我和小裴是过惯苦日子的人,小时候我们两个捡破烂,小裴那会儿还没垃圾桶高,两只小脏手扒在垃圾桶的沿上,眼看有人比她快一步抢走纸壳子和塑料瓶,小裴那眼泪珠子就哗哗地流。”
    “上学的时候,我们两个的书本费加起来是七十多块,可就是没有哇,我和小裴在庄里每家每户地求,运气好一点儿,别人从门缝里甩出一两块钱,我就给他们磕个头,遇见脾气不好的,就骂我们两个是有人生没人养的贱种。”
    钱不庭揉了揉眼眶,又道:“今儿个不也一样吗,在收藏家的院子里,如果我不说阳哥是文物部的干事,阳哥觉得警安局那边会打来电话致歉?”
    “如果没有看到阳哥那张白玉芙蓉卡,那个女柜员会哭着给阳哥道歉?说句不好听的,这种人就是瞧不起小老百姓,真要遇见个大主,能像狗一样卑躬屈膝。”
    见夜执阳取出一根烟,钱不庭难得要一根儿,烟雾呛得这家伙直咳嗽。
    “今天我是借着阳哥的本钱狗仗人势,张牙舞爪两回,阳哥要打要骂我都认,可我这心里舒坦着呢。”
    扬了扬手中纪念币礼盒,钱不庭对夜执阳龇牙咧嘴地一笑。
    钱不庭在笑,夜执阳却没笑,偏过头认真盯了这家伙两眼,不知为何,他心里的淤堵竟然悄声无息消失了去。
    夜执阳最后笑了。
    “那有什么狗仗人势,钱大设计师做得挺好。”
    这对勾肩搭背,一摊子感情糟心事儿的损友缓缓走向街道尽头,烟雾将路两旁霓虹灯笼罩得越发模糊。
    ……
    回到家里,夜执阳想了很久,还是决意给夏清读打过电话。
    钱不庭一席话让夜执阳逐渐释怀了人情冷暖,可十几亿资产在手依旧是不争的事实,他总得在夏清读这里求个明白。
    “夜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视频屏幕里,夏清读望着夜执阳举起的白玉芙蓉卡沉默不语,眼神有些闪躲。
    “再说夜公子打电话过来,就要说资金这么俗…”
    “夏小姐别闹了,这可是十几亿资产的问题,而且我什么时候成夏夜庄园的股东了?”见夏清读又要摆出一副不应该和她谈钱的愤懑模样,夜执阳一句话将人儿的心思堵死。
    “五年前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