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在星际时代无尽掠夺 > 第两百零七章 一分不留
    这一幕也转播到了舰员宿舍,第七流亡队的人看了无一不感到振奋,这就是他们反击的起点。
    “长官,大山复命!”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抛在陈悍跟前,滚了好几圈。
    “清理一下,跃迁程序准备吧。”看了一团糟的地面一眼,陈悍转过头,缓缓开口。
    出来近一个月,他们是时候回去了。
    这笔钱能买很多战舰跟武器,让他们北凉的实力继续往上提一个等级。
    只要有了强大的舰队,接下来可能出现的星系战争他们就能占据主动。
    无论是浑水摸鱼还是正面对抗,都有得发挥。
    就在人造人们准备带走尸体,清洗血迹时,流亡号的通讯模组又亮了一下。
    牧千野赶紧放下杯子走了过去,几秒后转过头:“极火总部请求通讯。”
    “噢?”陈悍略显惊讶,走到另一边,“接通吧。”
    不用想,肯定是极徒,他打算听听这个人想说什么,反正跃迁程序还要一会。
    几秒后,极徒的投影出现,杂乱的头发显得又苍白了几分。
    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陈悍,灰熊的尸体并不在。
    “我知道钱是你们拿走的,总共一千一百多亿,我认了。”
    “按照约定,给了赎金就放人,我多给了五百亿。”
    “只要我的人能回来,从此之后,我们极火不再追究这件事,也不再找你们北凉的麻烦。”
    “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死磕对我们双方都没好处。”
    “比起极火,你们北凉更需要时间发展。”
    说这番话的时候,极徒死死盯着陈悍,哪怕隔空都能感觉到他眼中的仇恨。
    他现在都没完全弄清楚北凉的来路,更不知道这伙人对极火的恩怨来自于何处。
    “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啊,极先生。”陈悍晃了晃手中的杯子,跟极徒对视。
    极徒握紧了拳头,指甲都要嵌入肉里了,过了三秒才微微低下头:“抛开双方组织的矛盾,站在一位父亲的角度,我请求你把他们还回来……”
    这可能是他近十几年来如此低声下气,但他目前已经没有办法了……
    “态度有了,但你弄错了一点,极先生,这笔钱是我们靠自己的本事弄来的,你答应的赎金实际上只给了五十亿而已。”
    陈悍对着极徒举了举杯,完全没有刚做完坏事的样子。
    “那你还想要多少?!再给你六百亿吗?!”极徒看着陈悍的表情,总感觉有一股东西堵在胸口,无法继续冷静。
    “那倒不至于。”陈悍摇了摇头,突然想到什么,“这样吧,你们账户里还有一百一十三亿,全转过来,我会按照约定放人。”
    这番话直接把极徒气笑了,脸上带着一股癫狂之意,连着点了点头:“好,好,我都给你,一分都不留!都给你!都给你!”
    边说着他边拿过一个新的光板,打开他们刚解冻的账户,亲自把最后的一百一十三亿转了出去,连零头都不剩。
    女助手在旁边有心阻止,因为她能感觉到陈悍这种人是不值得相信的,这钱只会打水漂。
    但刚刚被极徒杀掉的人尸体还没凉透,她不敢多嘴。
    如果是一个小时前,极徒对陈悍也是不会相信的。
    可连输了两阵之后,他的心态已经变了。
    现在就是赌徒心理,越输越想着赢回来,哪怕只有一丝机会。
    反正一千多亿都没了,再搭进去一百亿也无所谓。
    万一陈悍最后拿到钱后真的会把人放回来呢?他赌的就是这点。
    “到账了,放人吧。”极徒举起光板,上面有些明细。
    看了一眼手中的天讯,陈悍抬起头:“我会利用无人机把他们送出去。”
    “但现在他们可能不是很完整,你要自己拼凑一下。”
    说完后,陈悍调转了一下虚拟荧幕的视角,让极徒可以清楚看到灰熊的尸体。
    “丽姿的在外面,你想看我就让人抬进来。”
    “但她可能差不多也是这样,你要做好心理准备。”陈悍像是在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极徒第一时间没有认出地面的尸体是谁的,还眯着眼睛看了看,毕竟没有头。
    直到陈悍说完,他才意识到什么,直接瘫坐在地上。
    女助手则是捂住嘴,瞪大眼睛,久久没有反应。
    她有想过陈悍没那么轻易放人,但没想到灰熊和丽姿已经死了,还是被人以这种手段……
    极火那边的技术人员们就更不用说,纷纷站了起来,面面相觑。
    他们原本以为极火只是遇到了一些麻烦,可现在也太严重了……
    “我必杀你!我必杀你!我……”极徒青筋暴露,眼中满是血丝,嘴角不断有血流出,仿佛牙都被咬碎了。
    “这个再说吧,极先生,我会按照约定把他们送去fn149行星,你记得签收。”陈悍又走到虚拟荧幕前。
    他是说过给了钱就放人,可没保证人是活的。
    “噗……”再也忍不住又发泄不出的极徒直接喷出一大口血,捂着胸口往后面倒去。
    哪怕躺在地面上,他的眼睛还是死死盯着陈悍,嘴巴更是没停下来过,像是继续在念叨着什么。
    女助手和一众技术人员赶紧跑了过去,围成一团,大声呼喊着极徒的名字。
    看着乱成一团的投影,陈悍抬手挂断了远程通讯。
    “真有你的,一分都没给他们留。”牧千野扶了扶单片眼镜,走到陈悍身边。
    她原本以为陈悍顶多跟极徒说两句。
    没想到几句话又弄来一百多亿,还差点把极徒气死了。
    阿敖等人同样有些头皮发麻。
    他们能明显感觉到极徒的绝望,那种深深的无力感。
    似乎随着他们北凉变强,陈悍也在不断成长,行事风格也有了一些变化。
    这对敌人来说是坏事,但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好事。
    相信假以时日,陈悍一定会成为真正的领袖。
    最爽的估计是大山,他认识极徒不是一天两天了。
    这十年极徒根本没拿他们第七流亡队当人,也没拿他当人,只想着榨干价值后抛弃。
    他无数次幻想过对极徒展开报复,可他的手段实在有限,基本上没法实施。
    自从跟了陈悍之后,是他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也是第一次看到极徒吃了这么大的亏……
    “现在我们跟极火的死仇已经结下了,各位。”陈悍环视了众人一圈,“以后无论做什么,都要想着我们还有这个敌人,提防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