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穿越到十年后女友变成了富婆 > 第183章:自己的心上人飞来了么
    今天下午继续军训的时候,顾一凌还是蛮惨的。
    他为自己之前的行为支付了沉重的代价。
    别人站军姿,他就被罚蹲姿,别看蹲下来前面一两分钟爽,一旦蹲久了以后,他感觉双脚都快不是自己的了,然后别人解散到树荫下休息的时候,他就被逮去陪教官一起斗鸡。
    顾一凌虽然身体不错,但没法和教官们比,显然他就是斗技场里受尽欺负和取笑的小鸡仔,一次次被打趴在地上,有苦还不能说,憋着一把鼻涕一把泪还要强颜欢笑地伸出手:“教官,您高兴就好。”
    特别是今天,大晒天的,顾一凌简直被折腾的要脱层皮,明里暗里都被“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树荫下,刘培洋咂咂嘴巴,一脸心疼地望着不远处还在大太阳底下受苦受累的老大:“唉,真可怜,看来军训的时候果然不能给教官对着干啊。”
    韩俊倒是一脸自然:“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呗。”
    “一开始我还以为老大要跟总教官抗争到底的,要跟总教官叫着干,我隐隐感觉老大潜在的骨子里还是有些反骨的,他并不是看上去那么遵规守矩的人。”刘培洋说。
    “本来就是他为了他女朋友犯的错,自然应当承担惩罚,这才像个男人,如今他一声不吭地承受着,我反而挺佩服他的。”韩俊说。
    “如果老大的女朋友看见了这一幕话,你说会不会感动的感激涕零的,当晚就和老大暗通款曲私定终身。”刘培洋说。
    “这我不知道,如果我是他女朋友的话,我看见有人这么欺负他的话,估计已经拔刀跳起来了。”韩俊淡淡地说。
    “不愧是俊哥儿呀。”刘培洋拍拍手掌,凑近他身边,像是下一秒就要脱口“俊哥儿借我你的肩膀靠靠我俩一起私奔吧。”
    “我靠,你走开。”韩俊的眼皮微微地跳了跳。
    下午放学的时候,顾一凌也终于结束了堪比其他人两倍的训练量,想也没想,热的把衣服扒下来。
    本来刚刚被罚站军姿的时候感觉没事的,一停下来竟是意外的头昏脑涨,没忍住靠在来接他的刘培洋肩上就睡着了,要不是刘培洋在他快倒下的那个瞬间激灵起一个箭步跨进,他准摔在地上。
    “喂,老大……你这样,玩湿身诱惑吗……那么多人看着啊,特别不好,简直是世风日下。”刘培洋都被吓了一跳,抓住了差点被顾一凌扔在地上的衣衫,瑟瑟发抖的说,“老大你女友电话是多少,要不我还是帮你打电话让她来接你吧。”
    “别……别告诉她。”顾一凌半昏半醒地趴在刘培洋身上。
    “可老大现在很多人都看着我俩的,如果再这样下去,我俩会被误认为是……那啥的。”刘培洋小声嘘嘘,目光落在了顾一凌满是汗水的腹部上,“你懂的吧,就是那啥。”
    他的小腹如同被汗水洗刷了一遍,凝出豆大的汗珠,顺着腹部肌肉的线条滑落,而整块小腹也反复地收缩不停。
    “我懂了,老大你是怕你女朋友看见了你现在这幅样子会心疼吧。”刘培洋恍然大悟。
    顾一凌似是睡着了,半天又没声音,光是背上在出汗,把小胖子的身上也全打湿了。
    “喂,老大,你别这样就睡着了啊,你说句话啊,这样子很难堪的好不好。”刘培洋欲哭无泪。
    “应该不止是这个原因,除了怕她担心和心疼以外……”这时韩俊从旁边走近了,在另外一边帮忙把顾一凌搀扶了起来,同时漫不经心地说,“大概每个男孩都不愿意最心爱的女孩看见自己一副狼狈又虚脱的一面吧,男孩们还是想要在喜欢的女孩们面前表现的更好,甚至有些时候耍耍小帅,能让她们刮目相看就再好不过了。”
    “行了。”韩俊拍拍自己的肩膀,“把顾一凌放在我背上吧,我把他背回寝室,你们去食堂把饭打回来,我还是和以前一样,晚上一份水煮西蓝花一份水果沙拉就行了,至于顾一凌,给他多打点肉吧。”
    “这家伙……没想到还蛮沉的。”韩俊忽然笑了笑。
    “收到,我这就去食堂……韩大师我悟了,你这是多少爱情经历才明白的道理?”甩掉烫手山芋以后,刘培洋拍拍自己的双掌,朝前面背着顾一凌的韩俊追了上去。
    “其实不需要那么多,一次就好啦。”韩俊头也不回地挥挥手。
    与此同时,操场上的人群也都在散去,刚刚军训时还满登登人的操场,现在只剩下稀稀落落的人影了。
    刘培洋一愣:“一次?”
    刘培洋苦逼地心想,不知道自己多久才能邂逅自己的爱情啊?
    “走吧,培洋,我们去帮老大和俊哥儿打饭。”陈学良也在旁边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
    ……
    “别告诉她。”在回寝室的路上,顾一凌忽然嘟哝了一句。
    喂兄弟,现在我还是背着你的,你还给我提要求?再说我连她是谁都不知道?韩俊在心里嘀咕。
    “放心吧……今天的事,我不会跟小的。”韩俊叹了口气,他在顾一凌打电话的时候,听见了顾一凌的女朋友叫小小。
    “谢了。”顾一凌又睡了过去。
    “这家伙……”韩俊皱了皱眉,喃喃自语着,“叫小小的女孩,估计蛮特别的吧,不然怎么让你这家伙那么死心塌地。”
    因为在军训,所以校园长廊上的广播正在播放《军中绿花》,而不是《飞鸟与蝉》,有学姐正在天台上看书,不知道哪一天就会如同从天而降似的眷顾某个男孩,在那以后,猎手和猎物的身份就要发生转变了。
    食堂里十分热闹,正有一群穿着军训服妹子围在一起说话,特别是在一片黑的迷彩服衬托下,稍显白皙的皮肤总是让男孩们心跳莫名加快,是一道走在哪里都靓丽而独特的风景线。男孩们慌忙地移开视线,有这个贼心但没有贼胆,如果真正遇见了让自己动心却没胆儿的人,也许多年以后也会念念不忘。
    妹子们在开座谈会,现在她们热议的话题常常是军训时哪个男生最帅,哪个教官最威风。
    “林老虎,太恐怖了,今天我看见吼一个娇滴滴的女生,把她直接吼哭了,一点都不会怜香惜玉,我看他准没有女朋友,是个单身狗,才那么变态的。”一个女生气汹汹地说。
    “嘘,别被听见了,不然准是要被他穿小鞋。”
    “我觉得计算机系有个男孩还挺帅的。”
    “这计算机系有那么多男孩,你说的是哪一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