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落2

小说:玫瑰债(高H1v1) 作者:乔裕
    *

    “你这半年哪里去了?我可好久都没见过你了。”

    两人已经走过了那条卖水果的路,乔烟手里拎着几个苹果,这边是海滩大道,阵阵海风吹来,比海城的多了些潮湿感。

    她长发被风扬起又落下,神情淡淡,“回老家。”

    “以后不打算在海城发展?”

    温书予踢了踢脚边的小石子,说,“我还以为咱俩很有缘呢。”

    “说的跟你一定会在那里一样。”

    “我爸在那呢,我能跑多远?”

    聊天有一搭没一搭的,放在高中,乔烟是绝对不信还会有这一天的。

    除开之前在徐怀柏那儿,温书予的确没上学那会儿讨人厌了,当然,也可能是她看开了,不怎么在乎徐怀柏的事。

    正思索着,温书予就提到他了,“对了,那徐百万怎么样了?你俩还有联系吗?”

    “徐百万是谁?”乔烟皱眉。

    “徐怀柏啊。”

    说到这个温书予就来气了,牙痒痒地控告他,“老娘那回在我爸办公室想跟他好好聊会天,结果他说他一分钟能赚叁百万问我买多久!气得我当场踩着高跟鞋扇他,就可惜被他推回去了。”

    “对!他还动手!他居然对女孩子动手!桌腿响老大一声了,气死我了!”

    温书予当场再次跺脚,像是在复现那时的场景,更加用力了,“行吧,虽然当时的确是我有错在先,但是我也是迫不得已啊,都是我堂……咳咳,咦,乔烟?你想什么呢?”

    她伸手在乔烟面前晃了晃,后者才回过神,视线聚焦,回眸看了会儿温书予才回答,“没什么……突然想起来些事。不过有一件事我可以告诉你,徐百万现在一分钟还挣不到那么多。”

    “吹死牛!有钱了不起啊!”

    温书予堪堪从刚刚差点把某人供出来的惊恐里回过神来,闻言又想起来什么,“你看过昨晚的微博评论吗?有人说你也有钱诶,你跟谢家什么关系?”

    乔烟没理她这问题,反而是问,“你刚刚说的,是不是去年八月份你们在T大校长办公室的时候?”

    温书予想了想,说,“……好像是吧。你问这个干什么?是不是有人听见了?啊好烦啊可恶的徐百万。”

    “嗯……我听人说的。”

    “啊?那人怎么说的?别啊我一世英名。”

    “她没听见你们说话,没事……”

    乔烟又搪塞了几句,才把这个话题转移过去,此时海滩大道已经走完,来到了人流量略多的一条街,道路两旁不少人忙碌着,像在准备摆摊。

    “这条街往前面一直走都是夜市,”温书予顺着乔烟的视线看过去,“这边是有名的夜市街,最里面的美食街凌晨都还不关门,你晚上有空可以来走走。”

    不等乔烟回话,她又补充,这次压低了声以一种非常严肃的语气,“不过你也知道云城人杂,民风……我觉得也挺豪放的,你一个人就别来了。”

    乔烟默了默,点头表示知道了。

    温书予可能是导游瘾犯了,遇到点啥都要说两句,还偏偏能说,即使乔烟都开始怀疑她是为了证明自己专业水平开始瞎编,她也非常敬业。

    终于电话铃声打断了温书予的滔滔不绝,乔烟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接了电话,然后告诉她她要走了,晚上还有应酬。

    “应酬?”

    温书予狐疑,“你还真是总裁?”

    乔烟扶额,“差不多吧,代理而已,先走了。”

    告别后,乔烟打算坐车回别墅,这一路走得有点远,天边泛黄,俨然落日,她正低头给余青青发地址,温书予又叫她了。

    “乔烟,那你现在还没有男朋友吗?”

    她走出了几步,说话加大了音量,乔烟听得清楚,点了点头。

    “不是吧,你应该不缺人追啊。”

    “难道人就一定要恋爱吗?”

    乔烟头都不抬,“我现在只觉得,把喜怒哀乐都挂在一个人身上是件很悲哀的事。”

    被他的一举一动牵动着情绪,那怕他无心,也能在你心里掀起惊涛骇浪。

    被掌控,被影响,做出一件又一件不理智的事情,她从来都不愿意,只是迫不得已。

    “不对啊……”

    温书予喃喃,低声嘀咕着什么,“他不行啊,这都半年了,是不是废啊……”

    “你说什么?”

    乔烟冷不丁一问,温书予下意识就答了,“我说你怎么还没跟温如许在一起啊。”

    温书予猛地闭上了嘴,眼睛微微瞪大地瞧她。

    乔烟没什么表情,甚至语气也很平常。

    她淡淡地问,“温书予,你怎么会认识温如许?”

    *

    大约是从发现那些茶叶的问题开始,乔烟就觉得海城的一切都不那么简单了。

    她发现论文的事情发生,最冷静的就是温如许,正是这种冷静,让他成了众人的主心骨,也帮着她度过难关。

    甚至,他告诉过她温书予跟卢子铃是室友。

    那徐怀柏跟卢子铃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见面。

    但徐怀柏一直在提醒她,他不是喜欢别人糊弄是非的人,没必要骗她。

    “啊呀……你们当年谈恋爱谁不知道啊?我能不知道吗?”

    温书予有些不自然地撩了撩头发,清嗓道,“作为你的情敌,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嘛。”

    乔烟指尖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手机壳,双手抱臂站在路边,闻言挑了挑眉,“哦?调查情敌还有从这方面下手的?”

    温书予站直了身子,刚要说话,乔烟手机又响了,余青青的来电,估计是在问她具体位置。

    余青青也对云城不熟,趁着乔烟看手机的空隙里,温书予打着哈哈立马就跑了。

    她也懒得追了,跟余青青的电话一直连着,告诉她位置。

    “综艺下周一开拍,有几个嘉宾刚刚敲定,文件已经发你手机上了。”

    “嗯,知道了。”

    通话完毕,乔烟点开文件,映入眼帘第一个就是付子枫。

    接着几个陌生名字,杨述,裴笙,安月,李致,陈依灵。

    导演栏倒是有个熟面孔,正是跟上回跟付子枫提过的那位有关,许老爷子的孙子,许恒,也是许之归的弟弟。

    许家最早做服装品牌起家,许之归也是学的珠宝设计,个人品牌火爆,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转行去考了个教师资格证把家里气的要死。

    乔烟退出文件页面,不由得感慨世界是真的小。

    许家跟钟家两家老宅其实挺近的,如果乔烟也在首都长大,说不定她也能跟徐怀柏几个成发小。

    那她还会喜欢他吗?不一定?不,大概率是不会的。

    如果是这样,徐怀柏不会追求她,而她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主动,不会喜欢他。

    毕竟他一开始追她就只是跟朋友的一个赌约,要是知道她就是钟家二小姐,怎么敢拿她打赌。

    想到这,乔烟笑笑,望着街边海岸渐渐昏暗的背景色,直到第一盏路灯亮起。

    *

    进别墅的半分钟前,乔烟接到了阮婧的电话。

    “十一号晚上有个采访,每对嘉宾都要参加,我把问题发你了,你记得看。”

    彼时乔烟刚从酒桌上下来,虽说过年那阵子在老宅放放心心地喝了不少,宴会也多,不像从前那样一杯倒了,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场应酬主要是她代表首都去视察视察,听几个老滑头给她混水摸鱼,没敢灌她,但礼节性的酒少不了。

    没过几个来回,乔烟就有些晕了,一直挨到结束,才如释重负地下了车。

    余青青给她提前准备了醒酒茶在别墅一楼,她自己人不知道哪里去了,乔烟进门一边打电话一边往里走,“……好的,我等会看。”

    “你喝酒了?”

    阮婧敏锐地问,乔烟那边低低嗯了声,她才叮嘱,“解酒药什么的有吗?睡前记得洗个热水澡,不然明天头疼。”

    “嗯。”

    “还有,这次的问题我看了都挺正常,但采访会提前上线预热,所以不太可能那么简单,”阮婧分析着,说,“我猜会有突发状况更换问题,或者其他什么的,到时候就随机应变吧。”

    “知道,”乔烟是真的有些醉了,喝的是云城特色酒,后劲足,让她脚步都有些虚浮,“我先挂了……”

    “诶,还有我听说你住……”

    嘟——

    乔烟按断了电话,阮婧话到一半她也懒得再打回去,脸颊逐渐升温,身上都开始发烫。

    她在厨房找到了醒酒茶,喝完,踏着拖鞋艰难地进了电梯,上楼,整个人靠在墙壁上,焉儿吧唧的。

    电梯到了,乔烟踩着拖鞋走得慢吞吞,反应也变得迟钝,只听见客厅好像有灯,还有什么东西在作响。

    来不及思考,她已经站在了雕花柜子旁边,隔着一束白玫瑰往里面儿看……不对,哪来的白玫瑰。

    乔烟皱眉,往前几步越过柜子,视线穿过只亮着一盏昏黄落地灯的客厅,沙发地毯都被映得暖暖的,这里的吧台被柏荟澜山大了一倍,满满一墙的杯子倒着影子。

    此时空气寂静,树林沉默,夜里十一点的气氛麻木了人的思绪。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飞牛84小说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飞牛84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